見證 - 劉楚娟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詩篇第二十三篇,第四節)。因以上的經文,我有很大的體會,故此很想和大家分享。

        我和女兒嘉穎同是在一九九六年接受浸禮成為基督徒,但是我一直覺得對神有虧欠,因為我沒有讓神居首位,嘉穎才是我的真正命根,可能是由於自從嘉穎兩歲開始,我們一直相依為命,過着唇齒相依的生活,思想上告訴自己,倘若失去愛女嘉穎,怎能使我再活下去呢?奇妙的是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某一天,神的話語提醒了我「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段經文啟發了我,在我人生路途中,神才是我永恆不變的主宰。當時我有感而發,跪下向神認罪,悔改,即時向神立約,從今以後要愛神,為神而活,其次要愛人如己。

        二零零四年的五月三日,從女兒的驗身報告,醫生診斷出她患有最惡毒的皮膚癌(melanoma),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此事有如晴天霹靂,我的腦海頓覺一片空白,轉瞬間,我感謝神早在三月時已經作我的磐石,托住了我,因為神就在我還沒有知道女兒有皮膚癌之先,已叫我甦醒過來,不可視女兒為首,倘若我當時是執迷不悟的話,我想當我知道女兒患了癌症的時候,後果一定是不堪切想,起碼定會崩潰而倒下來。五月二十五日,嘉穎接受腫瘤切除手術,女兒住院期間,兩位牧者和師母們,弟兄姊妹的慰問,無論是致電或親臨探訪,我在此衷心感謝,您們給與的關懷及幫助,教會肢體迫切的代禱,尤其是一群信望愛堂的長者們,為我和女兒不住禱告,使我十分感動,全能上帝的恩慈和憐憫,盡在眾肢體身上顯明了。在五月二十九日,手術報告結果是癌細胞已擴散到淋巴腺,證實是末期皮膚癌,醫生告訴我們,嘉穎的性命時日無多,有什麼未了的事情和心願,要把握時間,盡早去辦,嘉穎要求立刻出院,因為她最大的心願是要在五月三十日主日崇拜回到神的殿中向眾人傳揚福音榮耀神,當天女兒拖着疲累的身軀,插着喉管,坐在椅子上在英文堂崇拜講見證。

        自從去年五月開始,我和女兒跟神的關係更密切,我學會了凡事謝恩,不住禱告,萬事倚靠神,我靠着神給我的力量,亦如以往一般,每個主日返到神的殿中敬拜主,親近長者們,崇拜完之後,便匆匆趕回家照料體弱的女兒。雖然我感到身心靈都疲累,但在這次女兒病危中,感謝父神讓我在苦難中仍能深深感受到神的慈愛,恩惠和公義,並知道神是無處不在,主與我同在,伴我而行。由於主賜我患難中有力量,令我和嘉穎抱有愈戰愈勇的精神,靠着神做抗癌勇士,同時神差遣很多天使包圍着我和嘉穎,教會牧者,肢體同心合意的支援和代禱,令我們剛強地打這場仗。我每天不忘數算神的恩典,在試煉,受試探中絕不可屈服,還要學會對神無比的信靠順服,我願意將嘉穎完全奉獻給神,宇宙萬物都是由神掌管的。

        女兒在七月十二日開始化療,過程中藥物產生很多副作用,她不停嘔吐,頭痛,發冷發熱,四肢無力,白血球和骨髓不斷下降,每天看女兒受癌魔的煎熬,怎能使身為母親的我不心痛。我也曾軟弱,提議女兒放棄療程,但嘉穎憑着天父的信實和大能,堅持到底,不願意放棄療程,直到十一月初,藥物影響了女兒的腦部運作,Peter MacCallum癌症醫院決定立即終止給女兒繼續注射療程,並要她再度入院觀察,醫生最後對我們說,現階段還沒有其他療程可以對症下藥,換句話說,醫生也放棄醫治嘉穎,而神和我沒有放棄,我每天跪在地上專心禱告求父神施恩憐憫,醫治女兒。與此同時,我內心感到很平安,知道神定有祂的計劃和旨意,祂給我們盡是最美好的,嘉穎若能被天父接到天家,息勞歸主,我與她的離別是短暫的,我們基督徒是有永生和復活的盼望,我確信將來我和嘉穎一定會在天國的樂園再重逢的, 故此我不必太傷心和難過, 感謝神賜與我和女兒一個豐盛的人生。

        二零零五年的二月十一日,醫生安排嘉穎再次接受C.T.Scan 電腦掃瞄和驗血,一星期後到醫院覆診,醫生說,報告結果是癌細胞徹底清除,驗血報告全部正常,我和女兒不約而同地大聲讚美感謝神,以前風聞神能救活死人,如今親身經歷到蒙恩得救,神的恩手將嘉穎從面臨死亡的邊緣救活過來, 使我們確實深信我們的父神是又真又活, 獨一的真神,同時讓我們反思和珍惜神賜予的一切,而更重要的是從今以後,我與女兒知道要加倍盡心盡性,盡意愛我們的父神,願我餘下的生命奉獻和跟隨主的腳蹤,在我心埵頃々ㄖ鼓熒P恩和頌讚,願藉這次的分享見證傳揚主豐盛無盡的恩典,一切榮耀頌讚歸給主,哈利路亞!

        感謝主,女兒因靠着主,神賜她無比的信心和毅力,今年會繼續修讀未完成的碩士學位課程,最後誠意懇請牧者和眾弟兄姊妹們能繼續為女兒嘉穎祈禱,謝謝各位!阿門。
願各人主恩常在,福杯滿溢。



【返回見證目錄】